2018年09月29日

坐庄时代沦陷的是散户,2015年吐血的是杠杆资金,当下则是全部沦陷,散户被套,大户难逃,很多上市公司大股东则天天在找钱补仓,本金免谈,先给利息就不错了。根据并购兄弟每周的统计,上市公司被收购案例则持续保持高热度,国资收购频繁亮相。上市公司并购业务遭到致命的打击,除了控股权被收购外,很多上市公司已经对并购完全没有兴趣。2016年前存在的并购逻辑完全崩塌,崩塌之际也是新势力崛起之时。


“我们要挣市场的钱”变成“我们将被市场一起割肉”


在以往的并购谈判中,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共识:交易双方不要太在意一城一地的得失,关键是把并购做成,我们一起挣市场的钱。在当时的市场逻辑下,特别是2014年到2106年底,热钱汹涌,士气高涨,别说融资和并购,就是公司换个名字第二天都能涨停,给人的感觉是市场上大把钱,赶紧做完捡钱去。

跨行业重组并购、战略转型更名、通过定增引进战投是当时的主流。并购标的规模越大越好,利润承诺越高越刺激;融资规模必须大,基金、大户和战投是认购的主流,感觉市场上的钱永远用不完。即使2015年的股灾也不能阻挡我们的热情,股市短暂修复后,市场上的资金却丝毫不受影响,反而催生了一批举牌和收购的业务,最疯狂的是上市公司被收购按照百亿估值,典型代表就是一个点一个亿。具体公司就不再举例,免得伤了和气,毕竟并购兄弟还要吃饭。

然而,剧情反转太快,2018年资金奇缺,现在的并购重组鲜有涨停,甚至大多数复牌跌停,“我们要挣市场的钱”变成“我们将被市场一起割肉”。除非是特殊交易安排或者影响力较大的产业并购,不然很难看到一个多方共赢的并购案例了。


上市公司对并购后遗症谈虎色变


2014年至2016年的疯狂留下三大后遗症:高商誉、业绩承诺到期和高质押。A股上市公司商誉已经超过1万亿,这么庞大的资产每年都要做减值测试,进表容易出表难,本来大家之前对此毁誉参半,现在则是一致看空,这也是目前上市公司收购中最为关注的重点之一。并购兄弟认为,比商誉更危险的是业绩承诺到期,当年疯狂收购中业绩承诺将集中在2018年至2019年到期,交易双方能否共度时艰,能否再续前缘,存在很大的未知,目前很多已经上升到“合同诈骗”、“非法侵占”等刑事阶段,最夸张的是粤传媒收购案例。

高质押则是上市公司大股东目前面临的危机。当年狂奔时代,大股东资金和股市双重刺激下,使用杠杆参与定增或配套募集。然而,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,先是减持新规约束,现在则是二级倒挂,负债累累,一个去杠杆更犹如釜底抽薪,大股东们面临的是生存危机,其中,还有不少上市公司老板从上市到现在从未减持过。苦也,命也。


并购标的在无二级溢价情况下供给不足


对被并购方而言,虽然目前上市公司股价较低,但是对比自身的估值,上市公司市盈率仍然较高。在A股市场的重大资产重组中,被并购方一般是承诺三年的业绩。考虑到市盈率、业绩承诺和控股权等因素,被并购仍然是最后不得已的选择。特别是在当前形势下,发行股票的价格相对二级不仅增幅不大,很多情况下甚至倒挂,并购意愿非常弱,短期内不会改善。

目前有利的一方面是,IPO净利润门槛提高,过会率大幅降低,此外,IPO企业被否后再去和上市公司谈并购存在审核压力。所以,在政策的驱动下,出现了一批并购标的,得以维持目前并购市场的活跃度。


资本为王,产业为本


行业艰难之时,上市公司收购却风起云涌,根据并购兄弟的统计,上市公司收购自6月份以来进入高潮,以每周为单位,7月22至7月28日为最高峰,共计8家上市公司被收购。在本阶段的收购中,以国资、纯资本和产业集团为代表,前两者有钱,后者有背景。并购兄弟认为,国资收购不会是主流,虽然有钱,但对公司比较挑剔,且审批复杂,经过这段时间的冲动期后会归于常态;在这里,纯资本是指资金雄厚的基金或个人,有现金有资源但无资产,钟爱某种产业,拿到上市公司控股权后再收购第三方资产,或注入已投资产套现,这种类型需求有限;最后是产业集团,本身具有较大体量,甚至体内已经有上市公司,出于产业并购的逻辑,逢低出手,这种集团以后将是主流,有资金、有资产、有业务、有人员,上市公司基本面会逐步改善,盈利能力将不断提升。我们判断,未来还会有另外两个趋势:A股上市公司收购产业上下游的上市公司将不断增加;香港上市公司收购A股上市公司也将不断涌现,具体原因在此不表。

目前形式下,中小企业难,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更难。传统并购逻辑崩塌,新的势力尚未鼎力,在共度时艰的时期,多喝茶、多聊天,少折腾、少花钱。

来源:并购兄弟